他们想成为明星最后只能当“影子”

王志建、郭标在拍摄现
dede58.com 他们 成为 明星 最后 只能 影子

  王志建、郭标在拍摄现场。资料图

  王志建、郭标在拍摄现场。资料图

  在片场,替身演员们几乎没有姓名。大家都被称为:“某某的文替”、“某某的武替”、“某某的手替”。对于替身演员们来说,高光时刻也不多,至多是被导演表扬一句:“某某的替身演得不错”。他们想成为明星,最后却成了明星的“影子”。

  A

  一个镜头,九碗面条

  王志建衣着单薄,端着一碗白水煮面,等着自己的第一场戏开拍。2016年底他开始追求演员梦,这场“饭替”的戏是他去横店以后接到的第一份工作。

  领队招演员的时候,王志建鼓着劲儿往前冲,终于得到了这个机会。但在戏演完以后他才明白,为什么一起来的替身前辈,没凑这个热闹。所谓“饭替”,就是代替演员拍摄一些吃饭的镜头,因为没人知道要拍多少条,吃多少东西。

  王志建替演的是一个被救济的灾民,头发蓬乱,穿着破洞的衣服,脸上、手上都抹着黑土。他手里拿着个旧碗,已经不知道被用了多少次,碗沿都是破损的,碗里盛着没有味道的白水面。导演一声令下,王志建一抓一把面条塞到嘴里,就着黑土大口大口下咽。

  第一碗的时候,他热情满满,“自己终于接到戏了,要好好表现。”第五碗的时候,肚子已经开始发涨,咽不下去。吃到第八碗,他开始担心,“说好的可能会有特写镜头,摄像机怎么还没扫过来?”第九碗结束,导演终于喊了“cut”。

  当了一天“饭替”,王志建挣了70元钱,但一个特写镜头都没等到,他心里有点空落落的。后来他才听行里的前辈们说,这种戏一般不接,受罪还没多少钱。即使接了,也可以不用全部吃完的,做做样子没人会在意。“可在片场,不会有人特地来和替身说这些”。

  身高1.68米,长得不好看,各方面都不行,王志建自称是这个圈里条件很差的人。在这个行业的前两年,饭替、刀替、马替是他常接的戏。

  十几岁离开家乡陕西,奔波全国各地打工。王志建之前的工作是在餐厅做厨师。他辗转兰州、北京两地,在十几家饭店干过,最后带着全部积蓄来了横店。做厨师期间,他练就了一手好刀工,“刀替”理所当然成为他谋生的渠道之一。片场需要展示切菜特写的活儿,他都接。拍戏的时候,镜头聚焦在他的手部,跟着他的手起刀落移动。成片后,他的手就成了主角的一部分。

  王志建租住的出租屋里,摆放着他与何炅的合照,这是2018年他最为光荣的时刻——以替身演员的身份被邀请录制了《快乐大本营》。

  B

  “出错了,挨骂的一定是我”

  曹慧琳长了一张圆圆的娃娃脸,长发及腰。2017年3月份开始做演员,“替身”是在没有其他戏拍时才会接的活。

  替过的戏太多了,女扮男装,贴胡子,前后跑一下,做个动作反应。哪一场戏印象深刻?哪一场戏最感动?这些问题对于她来说都太难回答,曹慧琳说自己就是一场戏中的一小块布景,被拉来拉去,到底有什么意义她也不知道。有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替的角色是谁演的,走个过场就结束了。

  大部分时候,曹慧琳接的都是文替——替演员与其他角色对戏。拿到要和主演对戏的剧本,她从前一晚就开始背,对着镜子,在出租屋里,一遍遍练习,梦里都是自己在演戏。

  忐忑紧张地在现场等着,等了一天最后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。“替身就是备用在那儿,正身来了,或者其他原因,不用就不用了,让你走就走。”最夸张的一场,她一早五点多到了片场,带妆以后等到凌晨,却接到通知不拍了。

  曹慧琳最担心和主演搭戏出岔子,要谨防自己出错,“出错了,挨骂的一定是我。在片场,几乎谁都可以骂我们几句。”

  曹慧琳时常陷入矛盾,“感觉有时候自己像是被洗脑了一样,很魔性。总是说我努力,我一定可以。”但她心里又清楚,这不是个光靠努力就可以收获的地方。可是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,她看到角色演员、看到大明星们前呼后拥,就会觉得自己也要继续往上爬。

  C

  幸运成为刘佩琦的“专替”

  37岁的郭标是刘佩琦的“专替”,他俩确实长得有些像,都是细长脸,消瘦身材。

  “这些老戏骨们戏比天大,他们真是吃这碗饭的。”郭标说,老演员们大多数时候不会用替身,只是在分几个组赶拍摄进度的时候,有时需要替身完成一些侧身、远景之类的镜头。而且老演员们行事低调,拍戏最多只带两个助理,除了正式开拍的时候较真,大部分时候都没有架子。

  刚入行的时候,郭标也会有些期待,想着成个明星,但现在分的很清。他和演员们私下接触也不多,“他们是他们,我是我,人家是老戏骨,我就是一个上班族,不一样。”

  郭标很坦然地接受自己目前的工作,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。做刘佩琦的替身也是因为长得有几分相似,得到了在《白鹿原》中表演的机会。专替工资较为可观,跟组一个月能拿到万把块。

  做替身五六年来,那些曾经有点不适应的地方都能接受了。他讲起有一场替刘佩琦的戏,他要躺在海边岩石中,演屁股中弹。裤子上开着一个洞,他要撅着屁股,把肉露出来。他边讲边笑,“那应该算是腚替吧。”

  生计对于郭标来说其实不是问题,他在浙江和重庆两地都有饭馆。选择继续做演员,郭标觉得自己就是习惯了,像是一个上班族,隔一段时间去经历一下不同的人生。

  见证

  那些“潜规则”

  落差、羡慕是很多刚到横店的人的常态。王志建初到横店的时候,就曾羡慕过一个顶级流量明星——拥有8个替身,拍戏一周只来一次,钱一分不少拿。这是一部古装玄幻剧,从弹琴、武打,再到文戏,男明星都有不同的替身。8个打扮的一模一样的替身,在现场走来走去。

  还有一部戏的女一号因为档期问题,最后四五天的戏都没时间拍,正脸的戏也全部都由替身完成。副导演告诉王志建,这些都不是问题,在酒店弄个绿布,补拍一下,最后电脑合成,把替身换掉便可。

  郭标也见过圈子里不少“潜规则”,有的人给领队经纪人转账,几百、上千不等,后面跟着一句,“哥,孝敬你的”。到了导演层面,就更不一样了。郭标说还有一类事情太常见,九十点钟以请吃饭的名义约女演员出来,“这种时候哪会有人吃饭,但能不能演到戏,很多时候都得靠这些”。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游客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全部评论
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