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一粒黄瓜种子改变的那些命运

给城市与时代留下“难忘”,是《最美大连行》节目组每个人的初心。这份初心从第一季开始到第六季,短短三年回首一算,居然已经积累了13000小时的大连人文素材。 从田间地头到市井里弄,都是接地气的故事,但却每每令我们感受到时代的澎湃动力。“合抱之木,
dede58.com 一粒 黄瓜 种子 变的 那些 命运

给城市与时代留下“难忘”,是《最美大连行》节目组每个人的初心。这份初心从第一季开始到第六季,短短三年回首一算,居然已经积累了13000小时的大连人文素材。

从田间地头到市井里弄,都是接地气的故事,但却每每令我们感受到时代的澎湃动力。“合抱之木,生于毫末;九层之台,起于累土”,《最美大连行》用行走为大连积累了一份影像档案,每一个画面都是关乎时代发展的一笔记录——我们一直行走;而时代,也在不断行进。

采访从惊讶与疑惑中开始

桂云花满族乡是庄河北部一个既普通又特殊的地方,普通在于从外观看这片山区没有任何异样,特殊在于它是碧流河进入大连后途经的第一个乡镇,是大连最重要的水源保护地之一。

映山红绽放的时候,我们在桂云花满族乡头道岭村开始了这一季的拍摄,这是春播的开始,而选择头道岭是因为一粒种子。

头道岭是个地道的农业村,玉米在过去是最主要的大田作物。但凡对农业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,以种玉米为主业的村,基本都是低收入村,种玉米,只能保证温饱。

头道岭村包括整个桂云花都是大连的水源地,当地不能发展任何工业,只能种地。但头道岭靠种地,不光脱了贫,还致了富。他们靠的是什么?居然是黄瓜!

走了大连这么多地方,没听说哪个村靠黄瓜致了富,但头道岭确实是单靠黄瓜就做到了这一点,是不是不相信?我们也一肚子疑问。于是,在料峭的春风里,拍摄工作从疑惑开始了。采访中我们终于明白,他们种瓜为的是得到种子!黄瓜种子。

一粒种子能改变一个村子的命运吗?这是我们的疑问。随着采访拍摄的进行,我们亲眼看到了普通山村所浓缩的时代。

外国农民用上了中国种子

张德洪是瓜农,《最美大连行》第6季主人公之一。种黄瓜前,他跟大多数村民一样,辗转在城市的工地,靠打工维持生计。在外几年,收入并没有涨多少,直到受到启发种上了黄瓜,他和山村的命运才掀开了新的一页。

到底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?

每年春季,头道岭村村民会拿到数千包进口种子。春播时,村民们会严格按照国际标准在自家地头下种,经过4个月的规范管理,每年8月底按时收获,精心加工后,再打包出口。这些种子将被输送到美国、欧盟、日本、韩国、俄罗斯等地,被这些国家的农民再次播种,结出的黄瓜摆上各国餐桌。

张德洪是村里第一个从事种子种植的农户,在他的示范下,整个头道岭村几乎家家都在原来的玉米地里种起了黄瓜。小小的头道岭,每年靠黄瓜种子这一项就能获得上千万元的收入。

没人会想到,交通闭塞的山村农民会跟大洋彼岸的农业有这样的“交际”。时代发展所形成的国际分工,已经让头道岭村村民成为全球产业链的关键一环。这一步,不但改变了个人、家庭的命运,也是全球经济一体化中,中国农民对自我身份的重新识别,它深刻反映了时代发展对农村、对农业正在形成的巨大影响力。

■行记感悟

真实的生活永远跑在我们前头

粗略一看,这只是采访了又一个农民的故事,但仔细想想,其中意味深长:中国农民是如何与这单“国际业务”挂上的钩?农民们的信息获取方式有了哪些变化?种玉米的他们又是如何精准地完成了“国际标准”?他们的思维方式有了哪些变化?背后的“变化”才是我们的镜头要寻找的真意。

纪录片只有融入对社会现象和事件的思考与挖掘,才能深刻地通过思想、精神层面来反映正在进行的社会动态。

当下,纪录片的时代性、主流性、社会性和人文价值因其独有的艺术性,正成为越来越难以替代的美学表达形式。

对这一季的《最美大连行》来说,作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节目,我们希望能在那些细微讲述里,感受到这个时代充满张力的呼吸,用“最美”的方式,来见证这个时代的传奇和充满烟火气的大连。

行走得越远,我们越是相信一条铁律:与最真实的生活相比,我们总是后知后觉,我们的脚步只能追赶变化。生活,永远先于我们一步,这正是它最大的魅力。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游客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全部评论
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