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量双姝剧集扑街

风光无限的“流量双姝”,这个5月过得挺煎熬。杨幂搭档霍建华的《筑梦情缘》,开播后收视惨淡,直到5月22号才艰难破1,口碑也不怎么样,豆瓣评分仅4.6。 集齐了邓伦和朱一龙两大新晋剧集流量的《我的真朋友》,同样被“毁剧不倦”的杨颖带出了同病相怜的4.6
dede58.com 流量 双姝 剧集 扑街

  风光无限的“流量双姝”,这个5月过得挺煎熬。杨幂搭档霍建华的《筑梦情缘》,开播后收视惨淡,直到5月22号才艰难破1,口碑也不怎么样,豆瓣评分仅4.6。

  集齐了邓伦和朱一龙两大新晋剧集流量的《我的真朋友》,同样被“毁剧不倦”的杨颖带出了同病相怜的4.6分,收视和口碑双双扑街。靠“流量艺人”带动剧集的时代,真正在走向终结。

  剧集扑街了,电影遇冷了,领个奖也要被群嘲,组个CP也没人认了。其实从去年开始,流量明星已显露余额不足的尴尬。鹿晗与关晓彤“公费恋爱”的《甜蜜暴击》糊了,杨洋的《武动乾坤》成了张黎的“黑历史”,杨颖的《创业时代》黄金档也挽救不了颓势……

  出来混,就要还。多次声称“演技要慢慢来”的大幂幂,似乎时间已经不多。而“虚心接受,坚决不改”的杨天宝,还能有几次毁剧的机会?

  《筑梦情缘》,同病相怜

  豆瓣共赴4.6,杨幂和杨颖殊途同归。而《筑梦情缘》里霍建华是搞建筑的,《我的真朋友》里朱一龙是室内设计师,连男主的职业都出奇适配。

  《筑梦情缘》翻拍自2010年金秀贤参演的韩剧《巨人》,把故事背景搬到了动荡的民国时期。虽有湖南卫视保驾护航,但话题度为零,扑街都扑得没一点水花。

  除了开播前经历了改名风波,建筑题材比较冷门外,《筑梦情缘》说到底还是大幂幂最擅长的披着时代外衣的玛丽苏剧。

  大幂幂的情绪表达方式依旧是“受惊、瞪眼、无辜”三件套,板戏式的演技真是AI换脸都难救。想起年初和朱茵换脸后的杨幂,是那么活泼清丽,望着呆板僵脸的傅函君,只余失望痛心。

  更可怕的是长期缺失的“信念感”,她似乎从没有相信过这个角色。在听闻恋人沈其南的死讯后,杨幂献出了“小时代式”哭泣——眼神盯着遗物放空,面部表情开始抽搐。施耐庵说哭有三种,有声有泪是哭,有泪无声是泣,有声无泪是嚎。大幂幂在《筑梦》30集的哭泣,可算典型的干嚎了。

  而杨颖的《我的真朋友》,乍看是顶流汇集的天选之相。结果邓伦像个躁郁症患者,朱一龙人设浮夸,倒是杨天宝演了一个她自己——女主程真真喜怒形于色,一言不合就暴走。

  不得不说,这个扁平的人物还是很适合天宝的。因为不需要表现出层次,她那浮于表面的演绎也就刚好合适。即便如此,杨颖的原音也是一大败笔。毫无情感起伏,声音比AI机器人都平稳。有了《孤芳》的案底,不禁让人怀疑这声音不会也是抠的吧?

  别管是现代还是民国,杨幂和杨颖都掌握了极为游离的表演模式。演戏么,不就是我换套衣服换个男主谈恋爱,千人一面完全不是问题。当杨幂聪明地拿着电脑打印的图纸振振有词,当杨颖蠢蠢地给邓伦和朱一龙发错信息,谁能说她俩演的不是同一种角色。

  

  高配美貌,低配悟性

  杨幂和杨颖身上有太多相同之处,早期都有过灵气十足的表演,如今却变成流水剧的劳模。叫嚣了多年的努力,却始终看不到成绩。

  杨幂在流量世界里浸淫多年,程式化和审美倦怠感显而易见。从令她大红大紫的《宫》开始,杨幂开始了程式化表演。

  她推掉了陈凯歌的《搜索》,全年无休的复制“画鸡蛋式”表演。《宫》一炮而红,太多的机会涌上来,又哪个都不舍得放弃。不抠图表演就够仁义了,自然没时间仔细琢磨角色。

  正如李少红的狠批,“杨幂最大的问题是从小待在剧组,对演戏太习以为常,都下意识去程序化表演,快乐就是哈哈哈,痛苦就是哇哇哇,不过脑子,以至于她最后想过脑子的时候,都不知道怎么过了”。

  一个容易让人出戏的花瓶,不是好花瓶。杨颖一直没找到最佳的定位,她其实真的蛮适合戏份不多惊鸿一瞥的角色。银睿姬和《鬼吹灯》里的古墓女尸,莫不如是。

  杨颖的演技,大概是从《云中歌》开始崩坏的,在《孤芳不自赏》里因为抠图问题达到全民吐槽的地步。大红之后,杨颖的敬业态度很悬疑,虽然一直在标榜敬业,但频繁被打脸。

  《建党伟业》,完全哭不出来,最后刘德华亲自给她滴眼药水。《创业时代》商业谈判有气无力,反倒是把副手衬托得淡定从容。《摆渡人》里梁朝伟评价杨颖的演技像是“挖土豆”,摆明了就是说和她搭戏“很累”。至于刘天池,说得相当委婉了,“她是从模特过来的,有一些固化的东西”。

  

  流量艺人,跌下神坛

  从《孤岛惊魂》开始,杨幂成为流量担当。成本400万豪取票房9000万,让市场见识到了流量的巨大钱景。但随后古装大女主+职场女强人的套路,让她的形象过度透支了。

  翻译官,谈判官,建筑家,哪样职业不是信手拈来?白浅,风晴雪,扶摇皇后,哪种古装不是霸气逆袭?一年一部职场剧一部古装剧轮番轰炸,去年就是《谈判官》+《扶摇》,今年则是《筑梦情缘》+《斛珠夫人》。

  当市场成熟观众进步,人设贩卖的有效期也越来越短,这或许就是杨幂今年《筑梦情缘》遇冷的客观原因。流量转化成收视率和点击量很难,质量才是观众看不看一个片子的根本。

  别说旧人哭,就连新人也不容易笑。周冬雨的《幕后之王》,也没有在新鲜劲儿上唬住观众。5.8分的职场玛丽苏处女作只能算勉强及格,后面敢不敢下场,还得看胆子够不够大。

  杨幂和杨颖都是那种被“疯狂市场”惯坏的女孩。大宝贝面对批评永远态度诚恳,然后,虚心接受坚决不改,继续挨骂继续扑街;大幂幂对于演技则是优哉游哉,表示自己不着急慢慢来。去年开始下滑,今年颓势不减,不知两人是否还有“度假般的心态”。

  宁静曾说,“当一个演员在非常红的时候,每个资方都需要他,几乎好像变成每一部戏都需要他!”而当市场冷静下来,观众感到腻味之后,流量艺人的市场地位就摇摇欲坠。

  玛丽苏剧永远不会后继无人,但“杨幂们”总会老去。1986年出生的杨幂,如今32岁。1989年出生的杨颖,已经30岁。而跟她们同时拍玛丽苏剧的,是1997年的关晓彤,2000年的欧阳娜娜。

  头部小花还没有更新换代,但杨幂、杨颖、唐嫣、陈乔恩近几年被反复吐槽已是常态。看似资源大把,说不定突然有一天就会无戏可拍。

  来势汹汹,去亦汹汹。当流量不再成为杨幂杨颖的最大倚仗,一切都像太阳底下的雪一样,不可遏止的崩溃融化。

  文/明宏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

游客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全部评论
^